《大宅深深》

下載本書

第333章 韻之的囑托

作者:阿瑣 字數:3498 返回書頁
推薦閱讀:韓三千蘇迎夏 贅婿當道 誤惹妖孽王爺:廢材逆天四小姐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最佳女婿 帝霸 夫人,你馬甲又掉了! 男歡女愛 元尊 第九特區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最強狂兵 撿漏 邪王追妻:廢材逆天小姐
    這一晚在母親跟前聽了什么,閔延仕都不記得了,回到臥房躺下,滿眼還是查不完的賬目。

    昏昏沉沉時,才想起一句:往后婆媳之間,不許你插手,祝家若來生事,也有我應對,你只管你的仕途經濟,好好撐起閔家門庭。

    他翻了個身,疲倦地揉了揉額頭,在祝家,扶意也承受著來自婆婆的惡意,自家母親與祝镕的嫡母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這些貴夫人們,為何不能向善,是與生俱來的惡毒,還是多年遭受壓迫的扭曲,可至少這兩位,都不像是受過欺負的。

    再有幾天,就要成家了,閔延仕依然腦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祝镕離京前來找他,說的是國事天下事,但臨分別時,還是談到了韻之。

    他除了說一定會待韻之好之外,再沒有別的話。

    而祝镕也是看透了,與其逼著閔延仕說違心的假話,不如相信他的許諾。

    “韻之……”閔延仕長長舒了口氣,“你是何苦來的。”

    轉眼已是十月十九,扶意收到丈夫的飛鴿傳書,他已與姐夫率軍抵達邊境。

    飛鴿傳書比朝廷奏報還要早些,扶意便親自來西苑,告知三嬸嬸平理一切安好。

    三夫人懷里抱著平珍,對扶意說:“這小子和他哥哥那會兒一模一樣,性情脾氣也一樣,二十年后我又要再擔心,這孩子是不是也要去打仗。”

    扶意笑道:“往后有平理管著弟弟,您不必太操心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嘆:“養兒哪有不操心,一輩子操不完的心,親家老爺和夫人在紀州,必定日日夜夜想你,你有喜了的事,告訴他們了嗎?”

    扶意道:“昨日收到爹娘給韻之的賀禮,我回信時提了一句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好心說:“奶奶那樣疼你,你何不請奶奶出面,接你母親來照顧你,這種事,只有親娘才懂得心疼。”

    扶意原本也盼著,自己若有身孕,可以接母親來,但眼下這時局,京中不過是暫時消停,她正算計著送走祖母,怎么好再把親娘接來京城。

    巧的是,下人來通報,靖王妃的車馬已經在城門外,再小半個時辰就能到家門前。

    三夫人念叨:“姐姐這一遭也夠辛苦,才回去沒多久又來了。”

    扶意帶著下人來門前迎接,今次姑姑只單獨一人來,果然也是意識到,上京必須謹慎,萬一有什么事,大大小小都被扣下了,如何了得。

    老太太見女兒,自然高興,可對于跟她去靖州的事,依然沒點頭。

    不僅擔心扶意在家中被欺負,還擔心韻之在閔家受委屈,又有兩個孫子遠在邊境,一個不知去向,小的還未長大,太多太多的事放不下。

    靖王妃沒有強求,換了衣裳后,先要進宮去行禮,見扶意出入都被人小心翼翼地攙扶,聰明如她,立時輕聲問:“可是有我的小侄孫了?”

    扶意赧然點頭:“來的突然,沒能及時向姑姑稟告。”

    靖王妃嗔道:“镕兒那小子,平日里一本正經有模有樣的,原來也是個猴急的。”

    扶意臉紅,趕緊送了姑姑出門。

    深宮之中,楊皇后接見了靖王妃,提起扶意有身孕,皇后不得不替妹妹描補幾句。

    可靖王妃并不知扶意被大嫂推搡險致小產,聽罷后壓著心中的怒火說:“孩子已經沒事也就罷了,嫂嫂的脾氣,家里人都是知道的,何況當時誰也不知道扶意有了,依我看,小事化了才好,也請娘娘不要再記掛。”

    楊皇后尷尬地一笑,便說起家常:“回來喝了侄女的喜酒,再多住一陣子,我們太子妃就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娘娘。”靖王妃笑道,“如此說來,我一定要留下,見過小皇孫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后日我與貴妃將隨皇上至閔府主婚,這也是破天荒頭一遭,關防守備難免嚴一些,少了家人歡慶的親熱。”楊皇后說,“還望你回公爵府,向家人解釋幾句,雖是韻之的榮耀,的確也委屈她了。”

    靖王妃笑道:“皇上天恩浩蕩,何來委屈一說。”

    這些話,本該由大夫人傳達給家人,可皇后傳召了幾回,妹妹也不肯進宮,借口身上不好,半個多月不見人影。

    聽說涵之走的那天,她爬在地上苦苦哀求,皇后唏噓不已,便也將妹妹徹底放下,由她在祝家自生自滅。

    韻之婚前最后兩天,家中門庭若市,每天都有客人來送禮,扶意陪著二夫人和大嫂嫂接待了幾家世交貴族,其余人家老太太就不讓她出面。

    終于到了成親前一天的晚上,一家人在內院用飯,從祝承乾到三叔三嬸,還有姑姑,都為侄女送上了祝福和叮囑。

    但祝镕和平理不在家,平瑞不知所蹤,飯桌上氣氛總不如從前熱鬧,匆匆吃罷后,各家就散了。

    韻之最后來東苑,向爹娘行禮,并聽訓示,一進門就見母親抹眼淚,她的心也就軟了。

    可惜總有個無情的爹爹來打破親情,才站定,父親就嚴肅地說:“閔家雖不如從前,但前程無量,你嫁的是京城數一數二的公子哥,閔延仕他將來必然能繼承老相爺,坐上宰相之位,你就是未來的相爺夫人。”

    韻之冷漠地應了聲:“是。”

    祝承業又道:“去了婆家,要相夫教子,把你在家的脾氣改一改,那里可沒有人事事慣著你。做兒媳婦的受婆婆調教,是天經地義的事,別動不動以公爵府千金自居,只會叫人說祝家沒有家教,說我教女無方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哽咽道:“老爺,都這會兒了,何苦說這些話嚇唬孩子。”

    祝承業哼道:“現下不說明白,難道等她闖禍再說,自己生養了什么樣的女兒,你不清楚?”

    說著,他又惱道:“怎么回事,我聽說陪嫁十八個下人,這是誰家的規矩?”

    祝平珞插嘴道:“是奶奶的規矩,父親您知道的,老太太決定的事,誰也改不了,既然閔家已經點頭了,我們也不必矯情收回那些話。”

    祝承業直搖頭:“不成體統,是哪幾個人跟著,都給我叫來,我有話吩咐。”

    韻之一臉冷漠地看著父親:“伺候我的人,原都是內院的,不與東苑相關,內院的下人連大伯父和大伯母都管不著,爹爹自然也說不上話,您就不必費心了。”

    祝承業大怒:“你這是什么話,在眼里,你爹我在這個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親。”祝平珞上前來,“明日韻兒大喜,一家人和和氣氣才好,姑娘就要嫁了,可別讓她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他回身道:“奶奶最不舍得你,回去吧,今晚好好和奶奶說說話。”

    韻之潦草地一福,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她一口氣闖到院門前,被周媽媽追來喊下,將手絹包著的平安符塞在小姐手里,說是她去廟里求來的。

    “周媽媽,別讓我娘和三嬸嬸吵架,別讓她受大伯母的氣,更別讓爹爹欺負她。”韻之含淚道,“您自己也要保重,我會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周媽媽已是淚如雨下,十分的舍不得,哭著說:“老爺那些話,您別放在心上,往后日子終究是您和姑爺自己過的,小姐千萬別委屈自己。”

    到頭來,親爹媽還不如一個下人來得親切,母親就算有心,可她依然懼怕父親,說句話都要看丈夫的臉色。

    扶意勸過她,不該強求爹娘是心中所期待的那樣,扶意就是從那耿耿于懷的糾結痛苦里走了出來,她若也能放下,就能解脫了。

    “周媽媽,我回門時,您給我做點心匣子,我要帶回婆家去。”扶意帶著淚花笑道,“您做的點心,比外面買的還強。”

    周媽媽終于高興起來:“一定一定,包在我身上,不會叫小姐丟臉的。”

    韻之再抬頭,見母親倚門而立,她周正地向娘行過禮,到底還是走了。

    回內院的路上,便見扶意在清秋閣門外等她,韻之站定,扶意上前來摸她的手,問她冷不冷,她一下就哭了,靠在扶意的肩頭說:“我爹他,太無情……”

    扶意輕輕拍哄她:“放下吧,往后你就有自己的家了。”

    韻之擦掉眼淚,吸了吸鼻子說:“最生氣的是,我哥竟然不在家,我好好出個嫁,還要為他提心吊膽。”

    提起丈夫,扶意不禁望向天上明月:“是啊,他們已經到了兩天,該是要開戰了吧。”

    明月之下,大齊比鄰贊西國的邊境,滿目瘡痍,贊西人的入侵,遠比傳到京城的更殘忍惡劣。

    祝镕跟隨姐夫巡視被搶掠的村莊,到處斷壁殘垣,火燒之后,留下一片灰燼。

    項圻翻身下馬,從廢墟中撿起一只燒焦殘缺的布娃娃,舉目看向禁不住火燒而倒塌的房屋,幾乎能想象出,當時孩子驚恐的哭喊聲,更不知那孩子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皇帝懷柔求和的結果?”項圻怒聲道,“他就不怕這火,終有一天燒進他的金鑾殿?”

下載本書最新的txt電子書請點擊:http://www.nifbpv.tw/down/txt108688.html

本書手機閱讀:https://wap.mianhuatang.la/108688/

發表書評:http://www.nifbpv.tw/book/108688.html

為了方便下次閱讀,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"收藏"記錄本次(第333章 韻之的囑托)閱讀記錄,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!請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薦本書,謝謝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:第332章 公爵府的高傲     返回目錄     下一章:第334章 出嫁前夜
看图找生肖网站